苏州行—佛弃至尊

“李怒呀,你说咱认识也至少二十多年了,我也不和你废话了,把王家的小姑娘交出来,这就算完了。”张天霖道。

“哎,当年被你们几个欺负,现在被你们的后辈欺负,算了,我也认了,不过王家的姑娘就在里面的屋子里,想找自己去找。”李怒笑着感叹道。

“还硬气的不行。”张天霖说完指了指司徒雪,“你,去把门开开,接王小姐出来,不要唐突了。”

司徒雪闻言看了看李怒,李怒轻轻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只见司徒雪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前,门内灯火通明,可就是没有一点声音,不由得司徒雪不小心。

司徒雪轻轻的敲门,“王姑娘在吗?”司徒雪一连敲了三下,等了片刻也没见回应。

“请恕我冒昧,直接进来了。”司徒雪轻轻的推开门,赫然三个人映入眼帘,一个是王美丽的护卫,一袭黑衣,如果不认真看,还挺容易忽略他的存在,一个是王美丽,但她正在给一个和尚斟酒。

只见那和尚回头看了看司徒雪,霎那间,整个桃林里面狂风大作,彷佛如暴风雨来临一般,压抑的所有人喘不上气。湘西剩下的四鬼因为受伤的原因,瞬间狂吐鲜血,柳叶老马也纷纷提气阻挡这股威压。柳叶的知道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,李怒如此镇静,就是因为这个和尚吧。

张天霖脸色立马严肃了,只见他顶着这股威压一步一步向前走去,每一步都是那样的坚定,就像在海风中摇曳的海鸥,是那样的不屈不挠。张天霖的衣服就像铁片一样,被吹的蹭蹭作响。

只见张天霖步伐越来越慢,脚印越来越深,快到门前的时候,每一步已然能产生轰隆的巨响。

“龙虎山张天霖见过至尊。”张天霖半躬身辑手道。

原来里面的和尚正是佛弃至尊。佛弃至尊显得非常年轻,貌似二十五六的样子,面如莲花,身如松柏,眉如初月,耳轮垂成,风韵高朗,就连喝酒的姿态也是那么醉人。这就是成就四境之后的,天地伐身后的效果。

张天霖见过四境之前的佛弃至尊,是一个丑陋至极的小和尚,因为从小受到鄙夷的缘故,心中戾气很深,面如修罗,形如鬼魅。所以他在成就四境之后将天地伐身的作用更多的用于皮囊,以解过去种种。

“天霖,你应该小我二十吧,没想到现在也有了至尊之相。”佛弃至尊声如清泉,给人一种耳目一新,复返自然的感觉。

“一步之遥,犹如天堑,更何况我差的不止一步。”张天霖道。

“小马还好吗?如果他没有受伤,现在应该已经是至尊了。”佛弃至尊道。这里的小马当然是指老马的爹,马腾云。

“烦劳至尊挂怀,腾云还挺好的,武林大会上会去拜见您。”张天霖道。

“那就好,当年医治不好他,我也深以为憾。”佛弃至尊道。

“岂敢岂敢,人各有命,不负初心即可。”张天霖道。

“王家姑娘在我这很好,你们就先回吧。”佛弃至尊道。

“至尊,王家姑娘和小马的儿子青梅竹马,情投意合,您就成全他们吧。”张天霖道。

“但我觉得这王家姑娘还是嫁到李家好。”佛子至尊说完,双眼一凝,死死的看向张天霖。只见张天霖感觉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压来,张天霖浑身肌肉紧绷,片刻间便汗流浃背。

“天尊,宁拆十座庙,不会一桩婚。”张天霖一字一句道。

“哼,缘分一事,岂是你说了算的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这话要说也应该让王大仁来和我说。”佛弃至尊道。“看在故人的面子上,都退去吧。”

佛弃至尊是摆明了不讲道理,张天霖根本无可奈何。

“那我去找王大仁,可这八月十五的婚礼是不是推迟一下?”张天霖道。

        “你可知佛亦有怒火?”佛弃至尊道。只见一个魅影闪过,佛弃至尊已经单掌抓住张天霖的脖子,将张天霖提了起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